人间万象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 -> 人间万象
媒体评李文星之死 陕西艾一若厨房电器
2017-08-05 11:28:05  来源:mxgs-173   作者:陕西艾一若厨房电器
关键词: [db:关键字]
媒体:因为都装作视而不见 所以李文星死了 2017.08.05 06:55:17综合

原标题:因为都装作视而不见,所以李文星死了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一年之前的7月13日,当Boss直聘在其位于北京太阳宫地区的总部召开两周年媒体沟通会时,其创始人兼CEO赵鹏正一时风头无两,除了宣布完成了第五轮融资之外,他还特别提出了一个“独创”的英文单词——Direcruit。

在赵鹏的解释中,“Direcruit = Direct + Recruit”,换成中文也就是所谓的“直聘”。在Boss直聘自己看来,“直聘”的模式能够让求职者与招聘者精准匹配、高速查看,在跳过了HR的部分之后,“消除了招聘求职中大量的冗余环节”。

使用体验是否真的能做到求职者与Boss直接沟通暂且不提,但在提倡“一切简化”的互联网世界,作为后起之秀的Boss直聘凭借将这一功能作为最大卖点而获得了快速成长。根据今年7月TalkingData的监测数据显示,招聘行业老牌巨头智联招聘和前程无忧的用户活跃率分别为21%和14%,而成立刚满三年的Boss直聘在这个数据上已经追到了12%。

根据去年8月其公布的数据,Boss直聘的注册求职者数量已达1065万,注册老板人数181万,每日在线职位183万。通过这些数据,Boss直聘在去年8月完成了由华映资本领投的C1轮及高榕资本主导的C2轮融资,C1、C2两轮融资共计2800万美元。

一切看起来都很好,直到。

李文星毕业照 李文星毕业照 李文星毕业照

具体案情相信不用我们再多赘述了。5月15日,刚刚毕业一年的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在Boss直聘的平台上发出了自己的简历;经过简单的交流,5月19日,他收到了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聘用通知函;一天之后,他从北京前往天津入职,然后只身一人落入天津静海的;7月14日,他的尸体在天津静海区的一个水坑里被发现。

就像一年多以前的陕西青年一样,李文星也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将一个黑暗的现实角落呈现到我们面前。

第一, 招聘网站为了自己的短期利益放任骗子横行。

Boss直聘绝不是那个唯一的“恶人”,国内其他的招聘网站没有人敢保证自己“完全清白”,因为大家核心的盈利模式是相通的。对这些网络招聘平台来说,招聘企业数量以及求职者数量是他们最重视的两个核心数据;而对于其商务团队的员工来说,以业务量销售额为核心的KPI考核机制则是他们头上的一把枷锁。为了数据好看,不管是网站本身还是他们的审核人员,他们本身没有任何动力去狠抓自己网站上的“骗子”,因为骗子就是他们的客户。骗子越多,产品的用户数据就越好看,于是就能在资本市场上获得更多的支持。就像有知乎用户说的那样,“如果他们在开业早期就严格把控招聘企业的审核,他们活不到今天。”

不付出足够惨痛的代价,大家都装作视而不见。事件爆出之后,Boss直聘从8月3日凌晨开始对其审核策略进行了全面调整,对于所有招聘者执行事先审核认证的流程,而非之前的“只发一个职位,资料合规,可以先发;不触发举报,可以招聘”。此前同样备受职责的58集团也迅速发布了一个将加大打假反黑力度的声明,对于未认证营业执照的用户已全部加黑用户帐号。

这些事后的举措都表明,招聘网站们不是做不到,但这样严格的审核措施对他们来说“代价太大了”,为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活下去,大家一边从骗子们身上获取利益,一边又装作骗子们都不存在。就连领英这样的跨国大公司也采取了相似的审核措施,同样不需严格审核就能自己创立一个招聘职位,只不过需要用信用卡缴纳“购买职位的费用”。

你看看,所有的网络招聘平台都在一起表演一场“皇帝的新衣”的戏码,“直到大厦崩塌。”

第二, 社会毒瘤“传销”依旧猖狂。

传销有多猖狂也不用多普及了,“南有北海,北有静海”、“北派暴力,南派柔情”……这些段子的背后都是受害者们的血与泪。事实上,就在李文星遇害的几乎同一时刻,静海区政府还通报了一起针对传销窝点的精准打击,声称一举抓获“蝶蓓蕾”传销组织高层人员7名、传销骨干人员25名,缴获、冻结赃款100余万元,成功将这一传销组织连根拔起。

这个“连根拔起”也许要打一个问号,因为早在2006年,“蝶蓓蕾案”就已经被定义为“全国最大传销案”,涉案者多达50余万人,涉案金额20亿元,可惜直到十一年之后,它仍然在全国的许多角落里滋生着罪恶。

天津警方经过连续数月缜密侦查,静海“蝶蓓蕾”传销网络被警方连根拔起。 天津警方经过连续数月缜密侦查,静海“蝶蓓蕾”传销网络被警方连根拔起。 天津警方经过连续数月缜密侦查,静海“蝶蓓蕾”传销网络被警方连根拔起。

更可怕的是,想要查处传销窝点,你不仅要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许多传销团伙驻地附近的村民也因为利益的诱导扮演着帮凶的角色。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李冬(化名)是李文星的被困室友,他通过痛下决心将自己的腿打断才逃了出来,根据他的描述,“有一次十几个人在野外坐着,警察得知消息赶了过来,可能是有人报警了。但附近的村民却给导(本文作者注:“导”相当于一个传销小团队的负责人)通风报信,在警察来之前,我们就被转移了。”

因为种种利益的原因,“传销”这个早在十几年前就登上过《焦点访谈》节目的社会毒瘤始终无法被解决。对于李文星这样的年轻求职者来说,除了自己提高警惕,几乎别无他法,但他们这些在求职市场上经验不足、急于找到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以及蓝领人群却最容易成为传销组织的受骗方。

李文星遇难的水塘 李文星遇难的水塘 李文星遇难的水塘

在此之前,在知乎、百度贴吧等网络论坛上,已经有不少受害者在幸运逃脱之后发布了自己的遭遇,但不幸的是,也许是因为他们都保住了自己的生命,这些内容都没能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李文星用自己的生命发出了振聋发聩的一击,这样的代价似乎有些过于沉重,但从孙志刚到魏则西再到李文星,似乎只有付出了足够大的代价之后,整个社会才能真正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

而就像一年多之前的百度一样,Boss直聘成为了这整个链条中最“倒霉”的那一个。在给媒体的回应中,Boss直聘CEO赵鹏说道:“我们无法杀死传销、诈骗这样的社会现象,但是我们应杭州在线当努力驱逐这样的事情出现在我们平台。”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赵鹏直言“教训很惨痛”,在遇到了这样全民级的事件之后,他们也许不像百度这样体量的公司仍然有翻盘的条件,在一年多之后,百度正凭借其在AI方面的布局悄悄回血。但我们更应该追问的是,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我们有没有一个健全的机制让竞争维持在一个健康的环境下?当竞争中出现了医疗虚假广告、招聘传销骗局这样有违于法律及社会道德的情况出现时,除了付出生命的代价之外,我们还有其他更有效的办法吗?

李文星与“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在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 李文星与“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在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 李文星与“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在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

资本是冷血而理性的,它最基本的判断依据就是数据。赵鹏对媒体表示:“我们的出资人一向十分重视我们的审阅机制。可是出于对我们的信赖,所以信任了我们的战略是可行的。”这样的说法既是托词,也表明了你无法在这件事上依靠资本方。那你能依靠这个竞争中的其他人吗?恐怕很难,因为你不这样做就要被淘汰出局,几乎所有的网络招聘平台都在其“法律声明”中表示“不对虚假公司信息承担责任”。而工商部门和工信部门等相关部门在监管上的力度也难言足够。

所以,当这个领域里拥有话语权的决策权的各方都装作视而不见时,魏则西和李文星们就成为了殉难者,而这个链条中的所有人都对他们的悲剧负有责任。在此之外,还有一个疑问在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去思考,那就是,当魏则西事件发生之后,大家说“不要让魏则西的悲剧再次重演”,但李文星还是遇害了;面对社会中仍然存在的种种问题,这次,我们还有勇气说出“不再重演”的话吗?

上一篇:马英九成"三中案"被告 .. 下一篇:军报:不要低估我捍卫领土决心 营..
提示:试试"← →"可以实现快速翻页
热门文章

电竞新势力 畅玩《最

《AIKA:创世之神》官

《九重天》内花式赚

腾讯TGP独家发行《虎

坐骑好才能快人一步

Copyright © 2007-2015 83411.c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星际军事
桂ICP备11003265号-2  广告专用QQ:693812519  
电子邮件:693812519#qq.com(@替换#)